信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野 趣

发布时间:2019-09-14 08:00:33 编辑:笔名

陈村的大花婶被人尊称“挖墙角媒婆”,得此殊荣,可是有据可依的,她历年来靠挖墙角的功力,为陈村的若干光棍解决了不少难题。如今农村虽然富裕了许多,可还是有许多无奈的存在,成婚难是其中一项。于是大花婶的职业,在农村这广阔的天地里,就成了一个热门行业,尤其大花婶的那张嘴,被人们戏称为“名嘴。”
“名嘴”的称谓可并非是杜撰出来的,大花婶那张嘴真能把死人说活,把活人说死。有根据可查,当年有一个叫二蛋的青年,因失恋而积郁成疾,让四乡八镇的医家束手无策。这时大花婶听闻此事后,就到二蛋的病床前说开起来。刚开始,气若游丝的二蛋什么都听不进去。可慢慢的,他就觉得大花婶的话挺在理,他的脸上开始有了一丝生气,随即,他翻身坐了起来,轻声的和大花婶争论着什么?
之后,二蛋的情绪有了变化,精神越来越好起来,那团积在心里的郁气散了,一个将要死的人居然奇迹般的活起来了!于是,大花婶那张嘴的功效,一下子被人给传开来了。
还有一个例子,陈村有一个恶媳,平时总是虐待公婆,村人总是劝导她,可她不仅不改正错误,反而将劝她的人骂个狗血喷头。久而久之,没人敢再去劝导她了,她的公婆就更加的受苦。也不知是她哪一天惹恼了大花婶,还是大花婶看不惯她的恶习,总之这一天大花婶对她展开了舌战,这一刻,陈村人可真开了眼界,从未听过的话今天听到了,从未看见过的骂架今天见到了。陈村人全都如痴如醉般的沉湎在古今少有的骂架场景中,此时,平时恶毒瞎的恶媳妇一脸的懊恼,她就象一只落败的鸡,垂头丧气的答不上话来。平时流利的嘴此时结结巴巴的,让人听着痛快至极,仿佛此时不是在看骂架,而是观赏一场精彩的花灯戏,真真是酣畅淋漓,舒服极了!平日里积淀在心底里对她的怨恨,一时间全都烟消云散了,在大花婶精彩的咒骂中,大家神清气爽的沉浸在两人的恶骂之中。
大家正如痴如醉的享受当中,两人的骂架嘎然而止。恶媳妇的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变幻着。突然,她蒙起脸,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着哭着,猛的推开众人,向河边跑去。
这时,大花婶猛然叫道:“不好,这恶媳妇可能要去寻短见。”话刚说完,撒开步子就向河边奔去。众人见状,忙紧随其后,心里不禁在想,看来那恶媳妇真是没救了!
真如大花婶所料,那个恶媳妇真是羞愧难当,而去寻短见去了。大花婶追到她时,她正往河里跳。陈村这条河是久负盛名的,它深不可测却平静如镜般明亮,人要掉进去,真难有生还的可能。
大花婶这可急了,心里不禁自责到:完了,完了,我可不想要她的命,只想教训教训她一下而已,她要真死了,我该怎么办?
想到这,大花婶也向河里跳了下去。
跳到河里,恰好在那恶媳妇旁边,她一把揪住她就往岸边拖。


在紧随其后的村人帮助下,大花婶和恶媳妇终于被救上了岸。两人在河里都喝了许多水,这时都哇哇的吐起来。
刚从鬼门关回来的恶媳妇,这一刻可是魂不附体了,此刻一脸的煞白。恶媳妇的名字其实挺好听的,她叫“莲花”。可惜她的恶性让人不齿,于是就把她叫做了恶媳妇,久而久之就把她的真名给忘了。
此时此刻,莲花真是又羞又气又怕,死了一次的人,心里对死可就惧怕得不得了,但她嘴却要硬着,仍要对大花婶哭骂道:“你救我干吗?你不是希望我死吗?”
大花婶这时又来脾气了,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对莲花恶狠狠的道:“我是怕你下十八层地狱受苦才救你的,我听庙里的师太说了,寻短见和轻生者,都要到地狱里受苦罪呢!你这么年轻,恐怕阎王老爷都不敢要你。”
莲花此时又怕又气,她瞪着大花婶道:“可这一切还不都是你逼的。”
“啧啧啧,真不知羞你。到了这个地步你都还不知道你的错误,谁逼你了?是你自己逼你自己,要是你对公婆好一点,要是你多贤惠一点,我会骂你吗?我敢骂你吗?一切的一切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你能怪谁?”
大花婶这一数落开,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她的嘴上下翻飞着,唾沫星子在阳光下发着耀眼的光芒。她的话字字在理,句句有益,听得众人大受启发。而莲花则象变了一个人一样的茅塞顿开,她静静的听着大花婶的每一句话。
最后,莲花当着众人的面说:“我错了,我在此发誓,从今以后我一定好好孝敬公婆。有违此言,天打五雷轰。”莲花的样子是认真的,所说的话也是发自内心的话语。于是大花婶信了,大家都信了!
莲花后来实现了自己的诺言,对公婆照顾得无微不至,对邻里和睦相处,几年下来,获得了良好的口碑,得到了大家的认可。但从那时起,莲花对大花婶却产生了仇气,直到如今谁都不和对方说话。
但也就是从哪时开始,大花婶就声名鹊起了,只是当时,她还不是什么媒婆,只是邻里之间的一个调解员。她插足媒婆行列,却是被逼出来的,这一逼,可真为陈村创造了一个十乡八镇都闻名的媒婆来。
起因是这样的,陈村有个光棍叫陈石,三四十岁的人了,却仍然是孑然一身,看着其他男人儿女成群,其乐融融,他内心里不由满是寂寞,凄凉渡日。于是他内心里也渴望着找一个晚上能为自己暖被窝的人,那怕是离过婚或丧过偶的女人,他都愿意娶来和她一同过日子。找了许多媒婆为他东访西问,终于在邻村找了一个合适的女人。女人是同意了,可女方家的人却死活不同意。万般无奈,陈石想到了大花婶,他就想,凭大花婶那张三寸不烂之舌,她完全有能力说服女方家的人。
陈石找到了大花婶,可大花婶死活不愿意,她说:“我对媒婆这事干不来,没有做过的事,我不愿意去做,怕把事情弄砸了!”
大花婶的话也在理,她没干过的事,怎么能随便插手呢?
可陈石却是到了万不得以的时候了,他认定了只有大花婶才能将这门亲事说成,于是每天都到大花婶家里缠大花婶,非要她去说这门亲不可。

常言道人都怕人缠,陈石那种死缠人的劲让大花婶害怕了,不得己,长叹一声气后答应了陈石去帮他说那个婆娘。随后,大花婶用尽了浑身解数,三次到女方家,在激烈的唇枪舌剑中战胜了女方的家人,硬把陈石的婆娘给说成了。
开了这次先河,陈村的光棍们可就认定了大花婶。这样一来,大花婶就开始了她媒婆生涯。也真怪了,一经她的手,她可是一说一个准,硬将陈村的好几个光棍说到了婆娘。
可农村这个地方女人本就奇缺,大花婶到哪里去为人们说那么多婆娘去呢?
于是,大花婶就动开了脑筋,决定去挖,挖别村未嫁或吃了定酒的女人,以她那个三寸不烂之舌,说动别人的心,最终改嫁到陈村来。大花婶不愧是名嘴,她真把陈村光棍解决了许多难题,一时间她的名声大振起来,外村未成婚的人也来找大花婶,可大花婶这人也真怪邪了,她只为本村人说媒,外村人,一律免谈。
其实,大花婶也有她自己的私心,她深知说门婚事的难度,所以她可不想让有限的肥水流外人田里去。只有坚守住了自己的原则,才能将陈村的光棍彻底的消灭。
说到这里,应该来说说陈村这地方,陈村是福禄之地姚安的一个福地,距离县城四十多公里的一个山村,大约是沾了福禄之灵气,这个地方虽偏僻,却特出人才,多长寿之人。不说周围的村子,就陈村而言,就出了两个县委书记,两个州委秘书,就前文里提到的程大煌也就是陈村人,象他那样在省府工作的人比比皆是。正因为有这福禄之象,才为大花婶屡屡说媒成功占尽了先机,因为这,大花婶明白,真要给外村说媒,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所以一半出于私心,另一半却是当心失手!
但不管怎么说,大花婶的确为陈村立了很大的功劳!经她那张巧嘴,成就了一桩桩美满的姻缘,积下了数不清的功德。
可大花婶再能,也有她的烦心事,也有她办不到的事。这不,近些日子她总是一个人唉声叹气,没多少日子,就象大病了一场,人憔悴了不少。
究竟什么事让她如此愁呢?这还得从她的本身说起。
大花婶虽是一个能人,可却生来就命苦,五岁时丧父,七岁丧母。打小就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饱尝了人世间的百般酸甜苦辣。一直到了二十岁时,才将两个老人服侍入土为安之后嫁到陈村来。以她吃苦耐劳,心地善良的本性,她原为从此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了,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命运一次又一次的和她开起玩笑来。
当她生下第三个娃娃程富时,丈夫却因意外而亡了。听到厄耗时她整个人都惊呆了,她不相信,老天爷会和她开这样的玩笑。
可当丈夫被村民抬到家门口时,她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无情的现实。农村一直有这样的一个规矩,在外面落气的人是不能进家门的,大花婶在门外为丈夫搭了一个棚子,没想出殡的日子老是测不合,丈夫在棚子里面,一呆就是五天。而大花婶在棚子里守着丈夫,也是一守就是五天五夜。
发殡那天,丈夫的尸体都发泡了,臭气熏得人透不过气来。可是守了丈天五天五夜的大花婶却什么都没闻到,她只是在为丈夫可怜,为自己痛苦。
那年,大花婶才二十九岁,正值人生最好的季节……

之后,很多人劝大花婶改嫁,可大花婶一想到三个可爱的孩子,就拒绝了人们的好意,一个人挑起了育儿孝老的重担。不是她有多高尚的品德,也不是她具有多高的贞洁思想。只是在改嫁与否之上,她不得不多为儿女们着想。她要真改嫁了,她能保证儿女们不受任何的委屈吗?她不敢保证,所以她就不能有任何一丝改嫁的念头。不论什么人对她提出这样的建议,她都会马上拒绝了,态度非常的坚决!
可在一个又一个月明的夜晚,她不由自己的醒来之后,她总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她内心里也会有着一个正常女人的渴望,也会有着一阵阵的燥动涌动在她的心头。这个时候,她内心里的痛苦,内心里的孤独是无法用语言比拟得出来,她只能一个劲的流泪,把枕头都全弄湿了。一年复一年的,也不知她究竟流了多少泪,失眠了多少个夜晚?这一切的一切,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了!真不知道,大花婶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一个女人要挑起这么重的担子也真不容易啊!
但大花婶也有她自己的秘密,这秘密真要被村人知道了,非用唾沫把她淹死不可。一想起阿秀嫂的结果,大花婶不由胆颤心惊,彻夜难眠。她清楚,这里虽是福地,也是文明之乡。可有些世俗观念却仍然根深蒂固,这种思想观念下,她可不敢去想象等待她的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必竟,在所有人的眼中,大花婶的形象是圣洁而高尚的,他们不会容忍这光辉上沾染一点点的灰尘。
而这,就成了大花婶的一个心结。每当她促成一桩婚事,她的心里就会增添一滴苦水。这苦水越积得多,她的心就会越痛。这痛就一日一日的折磨着她,让她苦不堪言。
可最近,她不得不把自己的痛埋将起来,而把精神用在了撮合别人之上。
她要撮合的这对新人不是别人,就是被她说活和说死的二蛋和莲花。
一年前,莲花的丈夫在给一家建筑队干活时,不幸从四楼摔下死了。而莲花正是当年二蛋为之忧伤成疾的女友,这些年,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二蛋一直没有成婚,现在莲花的丈夫死了,隐藏在他内心的那份感情顿时又复苏过来了,于是他想起了大花婶,想让她撮合一下莲花和他,以了他多年的夙愿!
对于这样的事情,别人认为再简单不过了。但大花婶却明白,这是一个棘手的事情。要让莲花改嫁,这实在太难了,就如当年村人让自己改嫁一样,都不是什么易事!时代是改变了,可农村人的有些思想,却怎么也改变不过来。
怎样才能将这桩婚事促成,顿时成了大花婶心里的一个大难题。

其实,大花婶感到为难的原因是;当年她与莲花那场舌战,让俩人之间产生了仇气。现在二蛋要让她去做媒,这无疑不是让她难堪吗?只要她一踏进莲花家一步,非让她碰钉子不可。以莲花的脾气,她是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的。
但大花婶答应了二蛋,她又不能不去,媒婆的第一原则:就是要讲信用,说话算话。
没法子,她只好硬着头皮往莲花家走去。
果然如大花婶所料,莲花一见到她,那张好看的脸就拉了下来。她瞪着大花婶问:“你来我家干啥?我这些年可没有惹你,再说了,我如今可是上孝敬父母,下教儿育女。所以我可没有值得你上门问罪的事。”
大花婶见气氛不对,忙笑着对莲花道:“她嫂子,你说哪门子话?我怎么可能会是来兴师问罪呢?这些年你的所做所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呀!我上你家来,只不过是来和你唠唠家常,款款壳子,聊聊天而也!”
“哟,我莫不是听错了。我莲花何日何时与大花婶有壳子可聊了?我跟你说,我现在没空,想款壳子找别家款去。”
面对着莲花的冷嘲热讽,大花婶真是无比难堪。
正难堪间,莲花的公婆这时出来打圆场了,莲花的婆婆叫道:“他大花婶,站在院里干啥?快到屋首里坐。”
莲花虽有气,可当着公婆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得气乎乎的转身出门而去。
大花婶进了莲花家的堂屋,她发现这些年莲花倒是把家打理得有声有色,就拿堂屋的摆设和装修,可算得上是全村最好的了,光滑洁白的仿瓷墙,细花纹的吊顶,一切的一切都透露出一种清秀和富裕之象!电视柜上摆放着的那台平面液晶电视,按现在的价格,恐怕也要三四千元的价吧!

共 11678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很浓郁的乡村故事,读来令人陶醉。我们走进作者如诗如画的乡村,体会作者写的动人故事。【编辑:王万兵】
1 楼 文友: 2010-01-05 18:18:55 乡土题材,很值得一读。 广东省青年产业工人作协会首席特约副秘书长,贵州省作协终身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作品》网络版编辑,中国作家第一村作家工作室成员,观音山文学社副社长兼贵州分社社长,《塘厦文学》特邀副主编。《新文报》总编
2 楼 文友: 2010-01-06 14:06:45 多谢老兄的点评!谢了! 生活给了我源泉,我在生活里歌唱新生儿尿黄
夜用长效的纸尿裤哪种好
成年人拉拉裤什么牌子好
女性轻微尿失禁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