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少年情戀愛大過天

发布时间:2019-10-12 14:57:40 编辑:笔名

  摘要:2009年,我重复地听着一首歌,那个女歌手悲伤地唱着“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是深爱着对方,像开始时那样,握着手,就算天快亮 ” 2009年,我重复地听着一首歌,那个女歌手悲伤地唱着“如果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会是怎样,我们是不是还是深爱着对方,像开始时那样,握着手,就算天快亮 ”

  (一)光头妹的泼水节

  2001年夏天,我在西双版纳的一所中学上学,4月中旬的时候,这个纯朴的小城开始了一年一度的泼水节,从车窗里望出去,随处可见穿得花花绿绿的少男少女们顶着烈日耀眼的光,成群结队地走在大街上,伴随着泼水的欢畅声,整个小城热闹非凡

  公车驶到路中央的时候被一个身穿素白衬衫和浅蓝色沙滩裤的少年拦了下来,细细一打量才发现原来是你,虽然你全身都湿透了,但眼睛却还是笑笑的,指着探出半个脑袋的我,你故作不悦地喊:“林萧萧快下来,泼水节躲在车里做什么,跟我泼水去”

  听了你的话,一车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在我的脸上,那个眼神是在说:“快下去啊,你不下去,车子就走不了啦”

  读懂了众人眼中的不耐烦,我索性将背在身后的书包搁在了坐在旁边的父亲的大腿上,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不可置信地问:“你这是要做什么下午你还要补课的”

  脱了外套,我冲他摆了摆手:“你没看到吗,一车的人都在等我下车呢”不顾他的反对,我硬着脾气下了车,却不想,在走出车门的那一瞬,整个上半身都被你泼过来的水袭卷了个透

  你嘻嘻哈哈得指着我微怒的脸说:“林萧萧别那么小气,泼水节不泼水还玩些什么啊”

  也对,反正迟早都要被泼湿的,早湿晚湿都一样,就这样想着的时候,你拉我跑出了好远,远处人声鼎沸,阳光亮得晃花了人的眼睛,但我还是听到了你没心没肺的笑:“林萧萧,其实你挺好看的,为什么总是戴着一顶黑黑怪怪的大帽子呢”说着,你把手举过我头顶,将帽子摘了下来

  看到我光秃秃的脑袋,你愣了愣,脸上是一份难以捉摸的神色,读懂了这份尴尬,我红着脸说:“罗然,我头发长虱子,所以 ”

  随着你的一声惊呼,一波又一波的水从我们头顶倾泻下来,没等我们反应过来,一群打扮亮丽的傣家姑娘已笑着跑开了

  抹了抹脸上的水,甩了甩湿漉漉的头发,你从裤包里掏出湿哒哒的五块钱在路边小贩那里买了一个红色的小桶递到我手里:“林萧萧,拿着,报仇去”

  就是在那个时候吧,你潮湿的面容在阳光下泛着一层莹莹的光,当我还傻傻地看着它出神时,你右手食指和中指的指节便“咚”的一声敲在了我的脑门上,你笑了笑却什么也没说,可是,我的心里却泛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涟漪,总是会毫无预警地浮动,总是会,一晃一晃的疼

  (二)卡带纠结史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那种外边是透明塑料壳而内里却是黑乌乌的胶条卡带

  我清楚地记得当年的你就给过我这样一盘卡带,而且还用浅蓝色的格子精品袋装着,递到我手里时,你掐掐我的脸说:“林萧萧,这个送你”

  “平白无故地送我这个做什么,再说,我很少听卡带的”莫名其妙地看了你一眼,我把目光移回了英语课本上

  “我喜欢TWINS那样的女生,你必须得和我一起分享”说了这么一个跛脚的理由后,你把外套往肩上一甩,吹着口哨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教室

  把袋子拆开来一看,乖乖,还真是TWINS的,当时,我整个胸腔里都被将要听写英语单词的恐慌占据着,所以也没做进一步细看,只当是你这个神经大条,学习成绩不佳,家里有钱的顽劣少年发癫罢了

  下午放学路过操场,我看见你坐在横杆上悠哉悠哉地晃着腿,见到我时,你双手用力一撑从上面跳了下来:“林萧萧,我送你的那盘卡带你装好了没有别忘在教室里了啊”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命令的味道,不过我还真的把那卡带忘在教室里了,所以我心虚地回了句:“我把它忘在教室里了”

  听了我的话,你闷闷地哼了一声,然后便往教室的方向跑去,边跑你还边回头强调:“站在原地等我,不要动”

  奇怪,不就是一盘卡带吗,有那么重要吗还有,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为什么要站在原地,而且还不准动我想,你肯定是被无聊折腾得乱了神智了

  等了约摸十五分钟的样子还是没见到你的踪影,正在犹豫着要不要折回教室去看看的时候,裤包里的便“嗡嗡嗡”的响起来,按下了拨通键,你焦急的声音便吼了过来:“林萧萧,快跑”

  许是因为被你强劲的声音吓到了,你才挂了,我就拼了命地向前冲了出去,冲到校门口路我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心里暗念道:“为什么要跑,我神经啊”

  就这样我一步一回头地向前走着,可最后我还是停了下来,拗不过内心的不安,我还是折了回去

  还没去到教室,一阵狂妄的叫嚣声便从教室后面的假山传来:“罗然,我告诉你,你要是和别的女生在一起,我就让她好看”

  哎,原来是感情的事情呀,说这话的女生一定以为我和你有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呢,不过她要是知道我是一个光头妹那就一定不会为难了你,就这样掂量完以后,我像一个即将出征的女壮士一样挺直了背脊向假山走了去

  可我万万没想到,除了说话的女生外她的身边还站着几个露着粗壮胳膊并且绣着一些扭曲兽物刺青的大汉看到我傻乎乎地出现时,你疯了似地吼道:“林萧萧,我不是叫你跑的吗,你又回来做什么”

  看了看你紧握在手里的卡带,我不急不慢地回答:“我来拿卡带啊”

  “小妹妹就是你勾引了我家罗然吧”说话间,那个打扮妖冶的女生已经命令那群大汉抓住了我

  “不是的,不是的,我是来问他要卡带的,我这么丑,他不会喜欢我的”看出你眼睛里山崩地裂的恐惧,我一下子机灵起来,忙摘了头上的假发道,“你看嘛,我是光头妹,他不会喜欢我的”

  看了我这一连串的动作和滑稽的光头,那几个大汉不自禁地笑了起来,而那个女生更是像看到怪物一样盯着我的头道;“上帝啊,原来是个尼姑啊”

  后来,那女生又研究似地问了一些话,比如“你们是一个班的你叫什么名字你为什么会是光头你也喜欢TWINS?”

  我一一回了她的问题,但问我为什么是光头的时候,我却撒了谎:“我要死了,我得了血癌”

  听了我的话,那女生释然地看了你一眼,然后便吆喝着一群人走了

  回家的路上,你不罢休地追问:“林萧萧,你说,你为什么要回来,你是不是喜欢我”

  “想太多了吧你,我只是想要卡带而已,TWINS现在这么红,不要白不要”说着,我抢了你手里的卡带跑出了老远

  (三)谁也不能伤害你

  因为剃了光头,整个夏天我都戴着一顶帽檐很大的黑色帽子,走在路上,行人都纷纷侧目,而班里几个爱恶搞的男生还会掀开我的帽子喊:“哈哈哈,林萧萧是光头”

  面对这个事情,刚开始时我还会张牙舞爪地冲他们大叫道:“滚开,都给我滚远点”可是越反抗他们反而会愈加变本加厉,比如他们会在我的课本封页上写“林萧萧是没人要的光头妹”“林萧萧的光头比教室的日光灯还要亮”“林萧萧以后嫁不出去”

  到底还是年少轻狂,当时的他们都不知道这些话的杀伤力有多大,可是习惯了他们的捉弄后我也就淡定了许多

  反倒是你在看到他们嘲笑我时,脸上的愤怒都蔓延到实际行动上,你握着拳头冲笑得最厉害的那个同学打过去,当他捂着半边脸倒在地上“嗷嗷”的大叫时,旁边的几个同学都乖乖地退到一边禁了声

  仗着父亲是学校的股东,你还指着班上的其他同学警告道:“以后谁再惹林萧萧,我就给谁好看”

  流言这种东西在学校的传播速度总是快得惊人,没出几天,“罗然喜欢林萧萧”的谣言便不胫而走

  下了晚自习,当你打趣地和我说“林萧萧,你还不谢谢我,你们班的那些男生现在都不欺负你了,还有,有我在,谁也不能伤害你”的时候,迎面走过来的女生劈头盖脸地给了我一巴掌,缓过神,细细看了之后才发觉对方是上次的那个女孩

  看了呆在原地动弹不得的我,你强拉着她走到一边,走在放学的人潮中的其他同学都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

  恍惚中我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

  (四)放逐自己圆不下梦

  经过了上次的事情后,有关我们的流言就更加丰富精彩了,有好几次我都问你那个女生是谁,可是你都缄口不言,嘴紧的程度都快赶上密封的考试袋

  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一段日子后,那个女生主动找上门来,但这次她没有打我,而是和风细雨得和我说了很多话

  你们认识的契机是一场酒吧斗殴事件,那天你邀了一些人去酒吧喝酒,因为其中的几个人喝高了砸了另外一群人的酒杯,且毫无缘由地辱骂对方,导致双方情绪白热化,最后不得不动用武力

  当你们打得不可开交时,酒吧的老板娘出面做了和解,而这个厉害的角色就是眼下和我说话的女生

  “说实话我也想像你一样做一个干净的学生,可是我既然吃了这碗饭就必须走下去,而且我已经怀了罗然的孩子”

  听不出她语气间的波澜,只是当她说到因为家中清贫且要供弟弟上学而被迫走上二奶之路后,她的脸上才有了一丝羞愧之色,然而二奶这条路子终是走不长的,几经辗转,她才开了酒吧维持生活所需并接济家在山区的亲人

  最后她泪眼婆娑地说:“我对他是真心的,希望你能理解,对不起”

  看了看她眼底无尽的凄凉和微微隆起的小腹,我顿了顿,说:“放心吧,我们没有在一起,你不要乱想了”

  后来,我借口想要专心复习迎接高考而疏远了你,虽不明白为什么心中会有数不完的失落,但我还是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能和他在一起,否则你会成为第二个她”

  (五)从我身体中拿走你

  你不是傻子,你料到我不会莫名其妙地疏远你,所以你三番五次地来找我问原因,前面几次我还找了其他理由做推脱,可后面被你逼急了,我便破口大骂道:“你都快当爹了,还整天缠着我干什么”

  我发誓,我不是有意说这些话的,但你也不能就气势汹汹地去找她要理啊,你到底还是先做错事的那一个啊

  是在英语当堂考的晚上,上次那群大汉架着你来到教室,迎着日光灯惨白的光,你脸上深浅不一的淤青刺目得让人心疼

  “谁是林萧萧,这小子死活要来问她喜不喜欢他”其中的一个大汉拉着沙哑的声音喊

  我“霍”地站起身,当着全班人的面走到你面前一字一顿地说:“罗然,我不喜欢你,我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你”

  “可是 ”没等你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又打断了你:“你们可以带他走了,我已经回答他了,我还要考试”听了我的话,你紧紧地闭着双眼,两行清泪悄无声息地滚了出来

  那次英语考试的成绩是我高中三年里最差的一次,成绩出来的那天,我趴在课桌上捂着卷子哭得泪迸肠绝,不明就里的同学和老师都安慰我:“别难过了,下次考好就可以了”

  可是他们都不明白我不是为了分数哭,我是在为自己的绝情哭,是在为你的伤心哭

  (六)独家记忆

  再在校园遇见你时,你已不似从前那般熟稔地微笑着和我打招呼,面对这样尴尬的局面,我们都无能为力,毕竟,年少轻狂的骄傲谁都有过,如要放下真的很难

  六月,高考如期而至,考完最后一科,我如释重负地走出了考场,仰着头,眯着眼睛看了看阳光四溢的天空,我忽然觉得自己好像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撇过头,发现你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静静地看着我

  走到你身边,你浅浅地笑了笑:“林萧萧,对不起,我想我还是喜欢你”然后,你转过身子往相反的方向跑了出去,决绝的背影充斥着一丝悲凉的味道,等到你的背影在我瞳孔里凝聚成一个黑点时,我也像你一样浅浅地笑了笑,安慰自己道:“林萧萧,都过去了”

  坐在大学寝室里,我百无聊赖地收拾着从家里带来的行李,收到箱底时,那盘TWINS的卡带突兀地掉了出来,我定定地看了看,犹豫着要不要听,最后还是决定拿它来解一解闷

  问室友借了录音机,我把卡带放了进去,音乐响起的时候,室友惊呼道:“林萧萧,你还听这种歌啊”

  就在《恋爱大过天》这支歌唱停后,音乐戛然而止,伴着厚重的嗡嗡声,你的声音从录音机里传了出来:“林萧萧,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但是我真的喜欢你,从泼水节看见你光着头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就决定要用一辈子去保护你,可是,我还是要向你坦白一些事,我交过一个女朋友,她叫黎若 ”

  还没听完你说的话,我已蹲下身子,放开声音哭出了悲伤

  我还记得,当年,我只是一心笃定地认为你是闲来无事拿了盘卡带找我寻乐,所以并没有把它当回事,自然更不会拿来听,回到家后,我只把它往箱子里一丢,就此了事没想到最后竟会是这个样子

  共 605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生也许都会有这样模糊而又难忘的记忆我只想要你幸福,就像你也想让我幸福一样,这才是对爱最好的诠释立意深刻、故事感人,小说主旨令人深思【:李荣】【江山部 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8:04: 1 写的不错问好作者 喜欢文学、音乐

  回复1楼文友: 2 : 0:00 谢谢,鞠躬

  2楼文友: 10:07:4 有一些相遇如果注定不能到老,那么彼此祝福,也是曾经爱过的证明

  回复2楼文友: 2 :29:22 哎,没有结局就只能是这样了,感谢来访,鞠躬

心律失常是心悸吗
悦而维生素D滴剂吸收效果怎么样
快速心律失常怎么治疗
儿童哪种补钙的品牌好